贵州快三和值走势图

2019-04-27 17:09:22

股东遭遇重罚 机构坐等套现 全时天地再次IPO阻力重重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韩永先 北京报道

2017年首度IPO铩羽之后,时隔一年半,北京全时天地在线网络信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全时天地”)再次重启上市之路,拟在深交所发行1617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募集资金约5.43亿元,其中8000万元补充营运资金,7000万元用于房产购置,其余将投向一体化营销服务网络项目和研发中心项目。

这已是全时天地第二次申请IPO,2017年拟募资约4.73亿元闯关IPO,上会时被否。《华夏时报》记者对比前后两次招股书发现,全时天地再次闯关,但是老问题、老风险依旧,最大的不同是变更了保荐机构,由原来的中德证券变为民生证券。

而此次能否带着诸多疑问成行,全时天地不单要面对自身风险未变的经营性问题,同时公司股东遭到监管层重罚的污点再添阻力。

老风险问题依旧

公开资料显示,全时天地成立于2005年,专注于为客户提供互联网综合营销服务及企业级SaaS营销服务,2016年至2018年报告期,全时天地实现营收9.62亿元、15.29亿元和23.45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4756.75万元、6306.21万元和8587.27万元。

2017年11月29日全时天地首发上会,但是诸多经营问题被发审委重点关注,主要内容包括对360以及主要供应商重大依赖,是否存在被复制、被替代的较大风险;渠道代理商是否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大部分的渠道带来毛利为负的合理性;销售收入的真实性;公司毛利率持续大幅高于同行业平均毛利率的合理性;业务经营是否存在违法违规的情形等问题。

从当时的毛利率来看,2014年至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全时天地的毛利率分别为25.14%、24.29%、20.93%、17.79%,而同行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25.20%、14.41%、10.33%、12.94%。

而正是大幅高于同行业的毛利率、对供应商的重大依赖、公司推广模式的真实可持续性等核心问题被业界认为是全时天地首度冲刺铩羽的关键症结。

仅时隔一年多,此次二进宫,全时天地的毛利率与同行业上市公司相比已验证发审委的疑问,公司毛利率出现大幅下滑,并从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降为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公司公示的招股书数据显示,6家同行业上市公司在2016年至2018年的平均毛利率分别为16.62%、15.63%、15.62%,略有下滑但是保持了稳定,而反观全时天地则不然,公司在报告期内的毛利率出现大幅下滑,分别为21.58%、16.50%、12.10%。由此带来的公司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也大幅持续下滑,分别为 60.16%、51.77%和 41.68%。

对此,全时天地解释称,2017年,公司毛利率减少主要是受到搜索引擎类网络广告营销服务、企业级 SaaS 营销服务毛利率降低及收入占比下降的影响;2018年,公司毛利率下降是受到展示类广告营销服务毛利率下降、毛利率较高的搜索引擎类及企业级 SaaS 营销服务收入占比下降的影响。

这也意味着全时天地主营的互联网综合营销服务三大分类业务毛利率均出现大幅下滑,那么公司的主业盈利能力还是否能够持续,公司是否面临持续经营能力?对此《华夏时报》记者先后致电发函采访全时天地,但是截至发稿均未获得任何回复。

值得质疑的是,除了发审委之前关心的毛利率超高问题出现验证反转之外,全时天地其他受到关注的风险因素同样依旧,新招股书的首要风险依然是供应商集中。

报告期内,公司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占全部采购付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5.94%、99.00%和 97.86%,还呈现出更为集中的趋势。

招股书显示,2016年,全时天地的第一大供应商为天津奇思科技 (360),占公司采购总额的49.92%;2017年和2018年,公司的第一大供应商为腾讯,采购金额分别为6.58亿元和14.22亿元,占采购付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6.15%和62.54%。唯一不同的是360变更为腾讯公司,并且有进一步重大依赖的嫌疑。

同时,公司的商业模式也未发生实质性变更, 仍是链接互联网媒体资源供应商、SaaS 产品供应商与企业客户的桥梁,通过与供应商签订区域合作协议获取媒体、SaaS 产品资源,然后向企业客户提供专业的互联网综合营销服务。

值得关注的是,不同于此前客户的大规模增长,新的报告期内,公司服务客户家数分别为 3.0万家、3.3万家和 2.8万家,客户市场数量出现了明显的萎缩,全时天地提示的中小企业客户由于规模较小,受宏观经济、行业政策等影响较大,广告投放预算存在一定的波动,如果公司大量客户减少广告投放,可能会对公司的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的风险正在兑现。

股东曾遭监管重罚

同时,全时天地2016年至2018年报告期,公司营收9.62亿元、15.29亿元和23.4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756.75万元、6306.21万元和8587.27万元,实现了大幅增长,但是反观其现金流,公司增长的内在动力同样存在疑问。

报告期内,全时天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881.23 万元、126.80万元和 1329.99 万元。 2017 年较 2016 年有所下降,主要系随着公司业务不断扩展,公司预付款项不断增长,运营资金占用规模不断增长。2018 年较 2017 年有所上升,主要系公司获得部分供应商一定信用账期,运营资金占用有所下降。

但是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偏低并出现下滑,将直接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公司需要持续稳定的现金流以保证公司资金需求,而目前单纯依靠自身利润积累显然无法满足全时天地的发展需求。公司为了拓展业务不得不长期负债运营,报告期各期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达68.91%、60.92%和 52.47%。

而在互联网营销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包括客户资源竞争、互联网媒体资源竞争、互联网营销技术竞争等,面临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如果公司远高于同行业的负债运营显然缺乏市场竞争力,公司的经营成长性面临考验,也再次验证着此前公司IPO被否时监管层的质疑。

不仅于此,在报告期内,全时天地还被暴露出重要股东曾因在资本市场上违规受到监管层重罚的负面事件,此项还将成公司上市的致命一击。

目前全时天地共有15名股东,分别为信意安、陈洪霞、汇智易德、赵建光、一鸣天地、杜成城、一飞天地、建元泰昌、富泉一期、建元笃信、建元博一、建元泓赓、张凤玲、建元鑫铂、建元众智。

而作为第三大股东的投行大佬赵建光,在全时天地报告期内因控制其关联企业与账户违规买卖股票而遭遇监管层重罚。

据报道,2018年5月,江苏证监局公布关于对赵建光及其关联人士等9名责任人员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认为,赵建光等9名责任人员作为一致行动人在2017年12月中旬增持药石科技股份达到5%时,未履行报告和信息披露义务,且在限制交易期内继续增持,违反了《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有关规定,决定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被同时出具警示函的除了赵建光外,还有建元博一、建元泓赓、建元鑫铂等由赵建光管理的几家合伙企业,而这三家私募机构分别位列全时天地第12、14、15位股东,包括赵建光分别持有全时天地1%、0.93%、0.39%的股份。

此外,赵建光还是建元笃信、建元众智、富一期、建元泰昌的合伙人,其控股机构为四个私募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并且赵建光、建元笃信还是一飞投资的有限合伙人,分别持有一飞投资 14.47%、6.51%的出资份额。

作为纵横投行界的大佬赵建光及其控制的私募显然不是为全时天地的主业盈利而来,其资本套利的意图昭然若揭,公开信息称,在全时天地首次上市失败后,赵建光通过2018年10月的股权转让,已提前套现部分股份,以26.8元/股的价格共计转让232.9万股,套现6241.72万元,目前还持有309.02股份,占全时在线总股本的6.37%。

全时天地IPO尚未成功,赵建光仅以入股时1505.75万元的代价已经获得了6241.72万元的现金收入和309.02万股天地在线的股权,增值近10倍。

而此次,在报告期内被监管层处罚的私募股东仍然在全时天地公司纵横,是否会受到监管层的追究,影响公司的上市进程仍待关注。

来源:大发快三好运来app

上一篇:腾迅快三 下一篇:江苏快三注册资本